此刻,他只是个居家的男人,而非一柄剑──《剑魂如初2:山河如故》书摘连

2020-07-18 18:18:20编辑:
历史上的名剑神器如果幻化成人,会是怎样的性格,又会发生什幺故事呢?  在《剑魂如初》第一部,文物修复师菜鸟「如初」遇见古剑化形成人的男子「萧练」。萧练有着跟年龄不相衬的古朴气质,对如初亲切温柔,却又刻意保持距离。在一次意外中,萧练踩着飞剑救了如初一命,暴露了他是古剑化形成人的秘密。如初不在乎他是什幺,但千年前的一道禁制,却让萧练的人形意识与本体意志起了冲突──他爱她,却无法控制地想刺穿她的心…… 《剑魂如初2:山河如故》如初与萧练终于修成正果,成为平凡人眼中的幸福情侣。每天早晨睁开眼就看见萧练的身影挨在窗前,深情地望着她。对于如何当个称职的男朋友,萧练相当用心「学习」,如初也乐在其中。 但不知从何时开始,如初重複做着一个恶梦,梦里有一口井、一朵红豔的牡丹,以及一个既熟悉又陌生的身影……那是,萧练? 梦境越清晰,禁制的威胁似乎也随之逼进......

《剑魂如初:山河如故》连载3|

此刻,他只是个居家的男人,而非一柄剑

晨风很轻,有一下没一下地掀动着薄纱窗帘,气温逐渐回暖,一只燕子啾啾叫着飞过窗前。也许是因为天气变好,又或者是因为从恶梦里醒来,就能看到亲爱的他,如初打从心底感觉全身都暖洋洋的。她目送萧练踩着剑,脚不沾地低飞出房门,躺回枕头闭上眼睛,数一、二、三,然后迅速掀开被子跳起来,冲到衣橱前拉开抽屉找毛衣。

十五分钟后,如初梳洗完毕,换上精心挑选的外出服,噔噔噔地楼梯走到一半,便见萧练站在墙壁上挂着的一幅卷轴前面,抱胸沉思。

这幅画是鼎姐送的。有一次鼎姐来拜访,看到她的住处一点摆设都没有,回去之后便硬是从老家的收藏品中挑了一幅类似《清明上河图》的古代风景画给她,还特别声明了这幅画无人落款,就笔触判断也非出自名家,要如初放心收下,别因为是古物就不敢拿出来挂。

画中主体是一个热闹的市镇,亭台楼阁林立,中间点缀着小小的人物,有小贩沿街叫卖,妇女坐在轿子里掀起窗帘看热闹,也有士兵骑在马上过拱桥等等。远方海水粼粼,靠海处种了一整排的防风林,佛塔巍然耸立在防风林的后面,一派繁华景象。

为了照顾这幅画,如初还特别去请教在博物馆工作的同学,选了不会被阳光晒到的墙面悬挂,又买了一部除湿机摆附近,控制湿度外加定时除尘,确保画作不会受到损伤。

如初见萧练神色严肃,心一惊,三步併作两步跑到他身旁,急问:「画怎幺了吗?」

「没什幺。」他伸手扶了扶画,又说:「有点歪,跟我昨天看到的位置不一样。」

一只圆滚滚的黄猫从沙发底下钻出来,走向他们。牠先到如初脚边蹭了蹭,接着转向萧练,耳朵贴着脑袋,弓起身,露出牙齿狠狠嘶了一声,这才迅速跳到靠墙放的一张椅子上,张着一双金黄色的眼睛看如初,眼神无辜至极。

随着猫咪这幺一跳,椅子晃了晃,碰到卷轴的底部,画又歪了。

「乔巴!」如初走过去抱起猫,气恼地轻弹了牠的耳朵一下,说:「又这样,坏猫咪。」

乔巴比三个多月前长大不少,身上的虎斑纹路益发鲜明,已经具备成猫的架式。然而随着体型变大,牠却像是忘记萧练曾经救牠一命似地,每次只要如初在场,就对萧练张牙舞爪,一脸嚣张,但倘若如初不在,乔巴看到萧练总是一溜烟就躲起来,连声喵都不敢吭。

乔巴不服气地抬起头咪呜咪呜地叫,像是在抗议,萧练不以为意地说:「不怪牠,小动物一般都会避开我,我身上的金属气息对乔巴来说,肯定代表危险讯号。」

「所有动物见到你,本能上都会先怕你吗?」如初问完,马上摇头,说:「我就不会,第一次见面我还觉得你满亲切的⋯⋯因为我是修复师的关係?」

萧练摇头:「没人天生下来就是修复师,经过训练之后的不害怕,只是压抑本能而已。坦白说,这辈子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用『亲切』两字来形容我⋯⋯妳确定没记错?」

「当然。」她怎幺可能记错这个,如初毫不犹豫回应。

「天生如此?」萧练注视着她,说:「我想不出缘故。」

他的语气一本正经,但眼神太过温柔,听在如初耳朵里,自动被转译成「我们是天生一对」的情话。

如初开心地朝萧练笑笑,眼角余光瞄到乔巴偷偷摸摸地又要跳椅子,马上一把捞住猫,对萧练说:「你等我一下。」

她的口气有点兇,萧练不解地后退一步,只见如初将乔巴抱到卷轴前,用同样语气冲着猫耳朵说:「罪魁祸首,要懂得欣赏艺术,不可以暴冲。」

乔巴不安分地乱扭,萧练扬眉,问:「教育有用?」

「希望有用。」如初弯腰放下猫,往前迈一大步,握住椅背,又说:「在那之前,我们先把椅子移开。」

萧练看着如初认真的背影,忽地一阵冲动,上前说:「我帮妳。」

「好啊,但其实我拿得动⋯⋯」

她住了嘴,看他将椅子放到餐厅摆好,顺手帮猫加乾粮,又换了一碗乾净的饮水,举止之间充满愉悦。

在这短短几分钟内,他只是个居家的男人,而非一柄剑。

本文摘自《剑魂如初2:山河如故》

此刻,他只是个居家的男人,而非一柄剑──《剑魂如初2:山河如故》书摘连

此刻,他只是个居家的男人,而非一柄剑──《剑魂如初2:山河如故》书摘连

★ 未出版先轰动《鬼怪》的韩国出版社RHK火速抢下版权,好莱坞新加坡影视公司热烈争取中!

★ 媲美《禁咒师》的华丽架空、匹敌《兰亭序密码》的古物考究、挑战《鹿男》的奇幻想像

  情深不寿,爱以致伤
  他总说光阴苦短,她的时间珍贵,要她好好过。
  却从来不明白,正因为光阴苦短,所以才更需要凭着一股冲动,义无反顾。


她赌上生命,只想为他解除命定的禁制,哪怕是将自己暴露在危险之中,也在所不惜
他尽了全力,只冀望她过上安稳的生活,哪怕是得从她的人生永远退场,也势在必行

如初与萧练终于修成正果,成为平凡人眼中的幸福情侣。每天早晨睁开眼就看见萧练的身影挨在窗前,深情地望着她。对于如何当个称职的男朋友,萧练相当用心「学习」,如初也乐在其中。

但不知从何时开始,如初重複做着一个恶梦,梦里有一口井、一朵红豔的牡丹,以及一个既熟悉又陌生的身影……那是,萧练? 梦境越清晰,禁制的威胁似乎也随之逼进。

某天,考古队在青龙镇挖掘出一座古城,如初发现,古城的一砖一石都与梦中毫无二致,而那里,正是解开禁制的关键!于是她不顾萧练阻止,三番两次透过古城进入传承。一个为爱义无反顾,屡闯险境;一个为爱放弃一切,宁愿守护,两人的冲突越演越烈,而如初身边出现的神祕男子,又会为他们的感情带来什幺化学变化?

之前离奇失蹤的学妹案件未解,却又陆续出现数位失蹤者,其中竟然也包括如初?背后的藏身者真如众人想像的单纯吗?逐渐明确的线索、越显炙热的情感,再度让人深陷古物人形的世界,无法释卷。

出版社:圆神

作者:怀观

生于高雄冈山,一个人口不满十万的南方小镇。十二岁以前住在一栋有着小小藏书阁楼的三层楼房。在阁楼里她同时读到了曹雪芹的《红楼梦》与乔治马丁的《莱安娜之歌》;两者相加,成为她幻想与写作的出发点。

在清华大学取得硕士学位之后,怀观进入芝加哥大学经济学博士班。在那里她不但认识到世界顶级的学术心智,也因此接触了英美的故事写作教育。之后她先后旅居纽约州、蒙特娄、香港等地,最后回到家乡,发表她的第一部长篇小说《未见锺情》。《剑魂如初》是她的第二部作品。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相关阅读